鸟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鸟书网 > 一嫁成谶 > 123 大结局 下

123 大结局 下

几天一晃而过,除夕夜的前一天,南宫尘却意外的见到一个不该再出现的不速之客。

“皇后脸色起来似有些苍白,一别数月,别来无恙啊。”来人说着,不客气的往一旁的椅子一坐,大长脚一翘,看向南宫尘。

南宫尘轻笑,挑了挑柳眉,很给面子的说道,“好久不见,有劳挂心,只是没想到要见我的人,竟然会是北堂太子。”

来人一身金色玄衣,长发高束,一副的桀骜不驯的样子,说话时鼻子朝天,满脸不屑,好似能见到他,是多么幸运的事一般,不是那个不讨喜的北堂墨又是谁。

她不明白北堂墨为何会出现在大凌,距上次见面,数月有余。

北堂墨蹙了蹙眉,见南宫尘脸上并无惊讶,不免有些无趣,“你就不好奇本宫为何千里迢迢的返回来要见你,而且……。”话说到一半,顿了下,南宫尘自是明白他的意思。

放着这么危险的人物来见她,虽是宫中,但这并不是夜天辰的作为,但能进到这里见她的,若不是得到首肯,根本没有人能无声无息的进来,而此时北堂墨这么悠然自在,堂而皇之的坐在这,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来这,夜天辰是知道的。

“太子既然专程单独来看我,有话不妨直说。”南宫尘点了点头,接着他的道。

北堂墨一愣,没想到南宫尘这么直截了当,反倒让他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想到来时夜天辰曾叮嘱过的,心中暗叹,也罢,既然决定了,这一步都要迈出去的。

“这东西,你可认得?”

缓缓从怀中取出一对血红的意如玉,南宫尘脸色一变,“天书?”

夜天辰为何会将天书交给北堂墨?

“你误会了,这并非当日你与夜天辰一起找到的天书,此乃我北堂家世世代代相传的,非本族继承人不能打开。与你们手中的天书合在一起,方能称之为真正的天书。”

南宫尘不知道他话中何意,但是天书要合二为一方成,那当日为何她与夜天辰打开,心中满是疑惑,又听北堂继续说道,“两部天书虽一分为二,但其中内容却完全独立,各有不同,你们手中的天书自然只有原来属于他们的人才能打开,我手中的这部也只有我可以打开。”

“你说了这么久,到底是想说什么?”

南宫尘正了正神色不由的出声问道,“为什么我跟夜天辰可以打开那部天书,如果天书是你们北堂家的传家之宝,跟我们又有何关系。”

跟她又有何关系?当日初来时,这一世的南宫尘所说的,只有天书方可破解所谓的宿命,可是如何破解,破解后会是怎样的场景?

当时夜天辰是将他的血与自己的血滴入玉中,天书方显。世人皆为夺得天书费尽心力,可是如今

回想起来,北堂墨虽一起与他们有争夺,却独独从来没有跟他们抢夺过他们手中的天书,如今想来,这不抢,似有原由。

北堂墨拿起桌上的茶自行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仰头一饮而尽,将杯子重重的搁要案几上,像是下定决心了般,盯着南宫尘看了许久许久,这才幽幽的说道,“我们北堂家族乃上古君上轩辕氏之后,轩辕氏覆灭后,由我北堂家接替使命,传说每五百年便会有战神觉醒与千年降世天女携手共登九霄,此女不伤不损,不死不灭,是为天神降世而来,得之可得天下,我后世子孙,若有天女降世,必为之守护,世代相传,违者,灭族之罪。”

南宫尘蹭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不想置信的看着北堂墨,半响说不出话来,“你……”

“夜天辰是怎么登上南凌皇位,你我心知肚明,弑父夺位之事他夜天辰做不出来,也不会做,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他必不可能是大凌皇族夜家血脉,传闻三十年前大凌护国公墨焰盔下曾有一名副将名轩辕战功卓越却忠忠耿耿,墨焰曾有心要将自己的女儿墨如烟许配与他,但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名副将销声匿迹,墨如烟入宫为妃,次年产子而死,而墨焰眼见独女仙逝,郁郁寡欢,不多久便也逝世了,护国公府渐渐衰败,之后再无人提起。仿佛就成了一禁忌,无人敢提,而这位墨如烟,便是夜天辰的生母,曾经夜锦的宠妃,辰妃。”

这些陈年旧事,南宫尘自然不得而知道,而当初知道真相的人,想必也是老的老,死的死,她极少听夜天辰提起来自己的母妃,只知道辰妃当年生下夜天辰就死了,可并不是难产死的,而是为了救他而死。那时刚刚出后的夜天辰眼带紫光,为不祥之意,视为灾星,一出生就被赐死,其母为保其命,自缢于御前,请得皇上答应不伤他,方保得一命。这是夜辰辰最不愿提起的事,她自然也从来不查,如今被北堂墨提起,如今想来,夜天辰应是那副将与辰妃之子,而那名叫轩辕的副将,想必就是北堂墨口中那战神轩辕一族的后人吧。

夜天辰的身份不简单她自是知道,可如今从北堂墨口听到,心中五味杂粮,只是这心中复杂的思绪还未得到平息,北堂墨的下一句话却生生的将她心中所有疑惑与希望粉碎,再也找不到支持的力气。只见北堂墨眼光皑皑,声音幽,“而天女者,为君而生,帝登成大业,天女必逝。”

除夕之夜,慢天风雪。

天府城中满街灯景,雪铺满地,这是今年的第一大场雪。

喧闹的街上,拥挤的人群,一对佳人并肩慢步前行,女子风华绝代,男子仙嫡**,人群屡屡引人人们的注视,两人倒也不在意,跟两人

身后还有十几个人,也是个个样貌非凡。每每路过一个摊口,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人群中人们纷纷猜测,这两位如神仙般的人儿到底是何方神圣?

“阿尘,你要不要戴个面纱?”男子看着拥挤的人群,俊眉蹙起,牵起女子的手侧头在女子的耳边低语道。女子眺眉,“既是出玩的,夫君怎可如此拘谨,若说是怕我脸抬来注视,夫君倒不该先自己把面纱戴戴?”说着,手还不老实的往男子脸上摸去,小手还在上面捏了捏,“哇,手感真好。”一副调戏的模样,完了还不忘赞美一句道。

落后两人身后两步的少年听言,捂着嘴‘噗’的笑出声来,大步一跨插到两人身边来,大声的抱怨道,“阿尘,也只有你敢摸皇兄的脸了,唉,想我垂怜皇兄美色多年,别说捏了,这摸都没摸过。”少年表情夸张,一脸的惋惜,不是小七又是谁。

夜天辰一头黑线,冷毅的脸上似出现一丝不自在,宠腻的看着身旁的佳人,随后拍开小七顺想趁机也摸一把的贼手,瞪了他一眼,大手将南宫尘揽进自己怀中,将小七挡到身后,“没大没小,后面去。”

南宫尘轻笑,小七哼的一声,人是退到了后面去,嘴里也嘟囔道“有了媳妇忘了兄弟,唉,男人啊,都是见色忘义啊。”

夜天辰俊眉一挑,护着怀中的人儿,闲闲的道“有本事你也赶紧娶一个去。”说完,拉着南宫尘加快了脚步“我们走”。

“呃……”

悔不当初啊,就不该让小七知道他今日要出宫、

他是怎么都没料到小七会带着辰风几人守着宫门,死死緾着他俩,就是要跟来。

望着夜天辰俊逸的脸,南宫尘看着如今所有人都开开心心的,心中更是打定主意,要将心中那些秘密永远的封存,只要天下太平,百姓和东安康,能与心爱的人守护着这片他们一起打下的土地,别的便什么都不重要了。

只希望,这份幸福,可以长久一些,再长久一些。

沿街的大小酒楼传来阵阵欢笑之声,这条天府城最中、央最大的街道,是达官贵人,文人墨客及贩夫走卒运集之地,而今夜更是热闹非凡了。

“特意出宫来,可是有惊喜?”

“嗯,一会你就知道了。”

拉着南宫尘向着前方小桥走去,夜天辰面若惊尘,过了今日,他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好好陪她,但至少在今夜,他要陪她好过。

小桥横跨两条主街,无论是位置还是视角,都是整个中、央街上最好的位置。两人刚到桥上,天空‘咻~咻~’几声,七彩的颜色照亮了整个天空,那绚丽的花火飞到天空‘嘣’的炸开,仿佛天空中开出一朵朵硕、大的花朵然后散落人间,美不胜收。

南宫尘笑魇如花,握着的手不由紧了紧,

往身旁的人身上靠了靠,嘴角上扬弧度越来越大。

他竟然为她准备了这个。

且不说这个时代烟花的稀少与难得,单是让他那么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做如此讨女孩开心的事简直让她意外不已。

“美吗?”夜天辰小心翼翼的问着。

“不美。”南宫尘摇头答道。

“嗯?不喜欢吗?”听到女子说不美,一愣,眼中有懊恼,有失望,也有无措。

他以为她会喜欢的。

再摇头,“我很喜欢,但是,它再美,也不如你好看。”

南宫尘轻笑,夜天辰一怔,随既开怀一笑,将她拥入怀中,“你啊。就是跟着小七混得久了,总学着他那些不好的来戏弄我。”

南宫尘莞尔,“只要是跟你在一起,无论看什么,都是美景,只要有你,就什么都好。”

烟花虽美,可……

我怕,我怕,稍纵即逝

不远处广义楼上,北堂墨负手而立于窗边,从广义楼上,刚好可以看到桥是相拥的那对壁人,眉目紧蹙,看了良久良久。

风景独好,佳人良配,却人生几何。

站在他身旁的一名中年男子沉着脸,不由的轻声叹道,“她既已打定主意,真到那一天,也怨不得你。你将事实如实告之,已是人之意尽,接下来,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从他们将天书打开,她助夜天登上皇位,帮他夺下东齐,这一步步走来,早已按着她的该有命运轨迹前进。天命使然,待她完成使命,自然就该离开。就算我早点知道她的身份,怕也是无法改变什么。如今也只能看夜天辰和她如何决择了。”

想到这,心中又不由冷笑,决择?还有何择,从往到今,有哪个帝王会放弃握在手中的权力和王位,若真有,那世世代代的天女又怎会一次次的都绕不开这命运。

要么南宫尘为了活命杀了夜天辰,要么夜天辰为了南宫尘放弃皇位,看似简单的两件事,可真要做,谁愿意?

为心爱之人夺得上位,再经历心爱之人选择帝位而抛弃自己的宿命,周而复始,世代轮回。

命运,那最摸不着,看不透,却又让人无可耐何的东西。

千百年来,那从未更改过的宿命,也因为从未能有人更改,所以才被称之为宿命。

远处灿烂的烟花散落空中,美伦美焕,映在那一片雪白上,照亮人心。

闹街,人群,雪景,烟花,河流,每一样都欣欣然,带着喜庆。

只是这人的心,当真是能欢喜吗?

而在不久之后,一个消息,震惊了他。

他以为不可能发生的事,真的发生了。

大凌玄武五年,玄武帝夜天辰禅位,其弟夜天夕接位,继国号玄,不封帝号,代玄武帝监国,一时间,天下哗然。

正阳宫中,小七看着那案几上的折子,虽不至于说堆如山高,可看在他眼里

却如猛虎,再看看他身旁站着的几人,小七小脸都快皱成一团了。

夜天辰的风,火,雷,电,四大助手,除了夜风外,其余三人如果青松般立于他的左边,而他的右边,辰风双手环胸,眼如明珠,紧紧的盯着他。

他怎么这么命苦,皇兄,你倒是好了,从今以后美人在怀,而他却要从此身陷皇位,简直生无可恋啊。

可是转念一想,如果用他把皇兄从皇位上换下来可以让她从此幸福的生活下去,那么,他甘之如饴。

这一年多来,皇兄几乎不眠不休,就是为了将一个清明干净的大凌江山交到他的手中,而且还为他安排好了所有可用这人,让他跟着学会了帝王之道,他虽不想,却也不是愚钝之人,生在帝王家,这点担当,他还是有的。

皇兄,阿尘,你们曾为之努力的江山,从此,由我来守护。

所以

你们一定要幸福。

江南丰城渝江之上,船只两两沿江而过。

这千年古城,因这渝江穿城而过,繁华似锦,风景如画,岸边杨柳漫漫炊烟袅袅,宁静而致远,夕阳西下,余日照映着湛湛江水,源远流长。

江上船中琴声瑟瑟,飘渺悠长。

船上,白衣女子静卧在船头置放在软榻上,半撑着身子,歪着头,看着前面正在抚琴同是一身白衣的男子,男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嘴角微微上扬,指尖灵动,琴弦轻动,传来悠杨婉转的曲调。

一曲毕,女子轻声说道,“我竟不知,原来你还会弹琴,到底还有什么是你不会做的?”

男子轻笑站起身走到女子身旁坐到榻边,看着女子,眼中满是柔情,握住她有些微凉的手,一本正经的答道,“有。”

女子挑眉,“什么?”

“我不会放开你,永远不会。”

女子一愣,随即会心一笑。

是啊,这个他自然不会,若是会,如今她怕已化与一缕孤魂,消失于这茫茫人世,那还有这般与他相守的幸福。

原来这所谓的宿命,不过是一场试探,一个决择。

江山与我,你如何决择?

生命与我,你如何决择?

望着碧波江水,清风徐徐,女子回握着男子的手,一手将他拉下,“告诉你个好消息,你要当爹了。”

语落,久久不见回应,心中疑惑,抬头,只见男子目光呆愣,定定的盯着自己,良久,口中喃喃自语,“你要当爹了。”

“……”

“是你要当爹了。”

“我?要当爹了?”

“我要当爹了!”

“我要当爹了!”

“……”

一声重复,一声疑惑,一声惊讶,一声惊喜,一声欢乐,声声入耳随风飘散。

那江中游船缓缓前行,驶过那风景如画的古城,等来了岁月静好与子皆老。

《全本完》 2016.12.17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