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书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鸟书网 > 草包甜心:搞定冷情首席 > 婚后小剧场——刁蛮已婚女

婚后小剧场——刁蛮已婚女

曲畔行对乐弋这种一生气就抱着孩子往娘家跑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绝。

都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再说他也没觉得自己说多了多重的话,刚开始时就是些细微末节的事,吵到后来,就变得不可开交,乐弋抱着小曲怡二话不说摔门出去。

曲畔行也在气头上,到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哪里还有半个人影,打电话也不接,正巧他这时候有个合同,只有先赶回公司再说。

乐弋对着乐烟女士就开始哭,“结了婚根本就不把我当回事了,居然和我吵架还凶我!”

乐烟一边为女儿抽纸巾,一边问道,“会不会有误会,小曲不是这样的人啊。”方敬天端出一杯水递给乐弋,“乐乐别哭了。”

在爸妈的劝说下,乐弋总算忍住了眼泪,鼻子和眼眸通红,“以前他什么事情都让着我,现在直接不把我的话当话了,我在他心中没有地

位了!”

闻言,方敬天和乐烟对视一眼,曲畔行对乐弋,那叫疼得没话说,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心怕丢了,哪次出门,他左手抱着小曲怡,右手拎着乐弋的包,反观乐弋,整个就是老佛爷出行。

所以按理说,这次不对的应该是乐弋,但是这时候这种话肯定不能说出来,为人父母都希望子女婚姻和睦,“乐乐,要不妈给小曲打电话?”乐烟开口道。

乐弋猛地摇头,“不!我现在最烦见着他了!”

于是夫妇二人只有把目光投向两岁大的小曲怡,“怡怡,爸爸妈妈谁错啊?”

小曲怡奶声奶气地说道,“我就看妈妈一直吼爸爸,爸爸怎么安慰妈妈都没用,然后爸爸没耐性了,说了一句妈妈“你能消停一会儿吗”然后妈妈就生气了,抱着我就跑了!”

额,乐弋脸上有些不自然,这女儿到底谁声的啊?胳膊肘往外拐!

闻言,

乐烟和方敬天瞬间明白了,肯定是乐弋大小姐脾气又犯了。

乐烟没有办法,只好先让女儿暂时住下来,晚上的时候,给曲畔行打了个电话。

“小曲,你在哪呢?”

“烟姐,我在北京,乐乐怎么了?”他一听就知道乐弋回家又是哭诉了一番。

乐烟轻咳两声,“是为工作吗?那你先忙,忙完回家接乐乐。”曲畔行整天这么忙,乐弋还跟他吵架置气,说到底还是乐弋不懂事。

“好的,我这边忙完就去接她。”曲畔行按着眉心说道,这个小女人,一整天都不接他电话,看来是将冷战进行到底了,无奈,谁让他偏偏甘之如饴。

到了半夜,乐弋睡得迷迷糊糊,听见一声轻微地呻 吟声,睁开眼一看,小曲怡在床上扭动,“宝贝,你怎么了?”乐弋担忧地问道。

小曲怡带着哭腔说道,“妈妈,我头痛。”

乐弋连忙把手覆盖在她头

上,吓得差点哭出来,女儿发高烧了!

当然毫不犹豫连忙穿衣服起身,“宝贝忍一下,妈妈带你去医院。”

小曲怡也颇为懂事,不哭不闹,只是头痛得厉害,发出些许呻 吟声。

乐弋抱着女儿出卧室,连忙拍打父母的房门,“爸妈!怡怡生病了!”

闻言,乐烟和方敬天连忙起身,也是随便披着衣服就出来,一家人连忙把小曲怡送去医院。

到了医院,乐弋看着女儿小小的手上被一颗冰冷的针管**去,心疼地眼泪掉出来,小曲怡明亮的大眼睛对着妈妈说道,“妈妈你别哭了,我不痛。”

这一说更加惹出乐弋的眼泪,“宝贝,都是妈妈不好,妈妈没照顾好你。”

到了晚上,乐弋让乐烟女士和方敬天老爸先回去,她自己在这守着就行了。

乐烟不放心,临走时又给曲畔行打电话。

曲畔行接到电话时已经是三更半夜,见乐

烟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肯定是有什么急事,连忙接起。

“小曲,小曲怡生病了,乐乐一个人在医院,你给她打个电话吧。”

断了电话,曲畔行连忙给乐弋打电话。

乐弋一接到曲畔行的电话,马上就哭了,此时哪里还在乎什么冷战,她很害怕很担忧,“畔行,宝贝生病了,我很害怕。”

“乐乐,你别害怕,你要是害怕了会吓着宝贝的,你别担心,我马上回来。”

乐弋以为曲畔行的马上回来就是完成那边的工作后马上回来,谁知道三个小时后,天蒙蒙亮时,曲畔行拖着行李站在了病房前。

再也忍不住,乐弋扑到在他怀中,“畔行,我好害怕,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和你生气,我很害怕!”

曲畔行听到乐弋一再重复害怕这个词语,连忙安慰她,“别怕,我在这里。”

小曲怡在旁边笑了,爸爸妈妈和好了,那她生病也值得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